荒凉

一些人是要一辈子的

都在等着宣布结果,这哥俩干啥呢?

李琰:我是谁?我在哪?我什么都没看见

图源:微博上的一个小姐姐的,具体我也不知道是谁

无妄·无期

封面

英文名

Unreachable

无妄·无期 【第一章】


“弟弟乖,哥哥给糖吃~”



“哥,我不是小孩儿了!”



“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傻傻的小豆丁。”



“你才傻!”恼羞成怒的样子



“吃糖。”




“哦。”



“哥,你明天就要走了。”



“对啊,怎么,舍不得哥哥呀?”




“才没有!”



“唉,千玺长大了,都不黏着哥哥了~”




“那个……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你想我的时候我就回来啦!”




干净清爽的薄荷音刺激着少年的耳膜,幻化成跳跃的音符盘旋在脑海,不知是残阳映红了少年的脸庞,还是只要看到你就会心跳慌张,那时的你特别干净美好,那时的我心里小鹿乱撞。




可是哥,我想你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喂?哥,你到了吗?”电话的那头声音嘈杂




“嗯,刚下飞机,这么快就想我啦?”欢快的尾音倾泄而出



“谁想你啊!我就是打电话来确认一下飞机又没有半路坠机,我这是关心人民同胞的安全!”



“哦~傻小子,”



“说了我不傻!”




“哈哈……好了,我这里太吵了,到宿舍了再打给你好不好?”


“哦,那……拜拜”



“千玺,你真的不想我啊?”明明心里清楚却还是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不想,一点都不想!”赌气地挂掉了电话



这傻子~勾了勾好看的嘴角,拉起旁边的行李箱,迈开了步子



“砰!”



那天,城市的夕阳红的耀眼,血红色的花蕾包裹着天空,它一点一点的在盛放,在吞噬一切          




                                 ———2015.09.01



天还没有亮,窗户里透进来几缕月光,显的房间里寂静清冷,床上的人在黑暗中坐着,头发有些凌乱,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头上是细密的汗珠,手捂在胸口,那里丢了东西。



他把头埋在膝盖里,紧紧地抱着自己,黑暗中止不住的颤抖,那人又一次在梦里出现,绝望像潮水一般向他席卷而去,他早已溺在深海里,无法挣脱,不想逃离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凉城是隶属于渝州的一个小县城,相对其他几个县城而言,凉城要小得多,它矗立在渝州的北面,像一座被人遗忘在尘世的仙山楼阁,凉城之于渝州就像游鱼之于大海,经济及不上另外几个县城,人口也相对较少,但却是一座具有文化底蕴的古城,小桥流水人家,景色优美,耐人寻味





西山路,这里坐落着凉城最好的中学,白木 中学,因学校里有许多白木兰树而得名,木兰本高尚,这所中学被当地政府几次改造,从五年前名不见经转的小平房到现在的凉城最高学府,也是经历过几番风雨的。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些一直长在校园里的木兰树,走遍整个凉城,或许都找不到比这里的木兰开的更好的,学校建成后,又种植了许多,本着木兰高尚和纯洁的品质,这里也被凉城的人视为教育圣地,来往的游客进不去学校,就只能远远在校门口一观,学校也由此得了个“隐府”的仙号。






等太阳升起,这座沉默了一个暑期的仙府,终于又要迎来一批明媚的青春了






“千玺,在家等我,一起去学校。”





“恩,好。”挂了电话,千玺转身进了厨房,微波炉边放着刚热好的牛奶和简单的三明治,都是双份的





“千玺,快点吃,还要去学校,别迟到了。”





“知道了,妈。”





千玺放下早餐,扶着行动有些笨拙的女人坐到沙发上





“妈,我今儿早去报名,很快回来,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午饭等我回来再做,我…………”




“咚咚……”





被一阵敲门声打断,千玺站起身来去开门





“呼!累死我了,我刚进楼电梯竟然坏了!十六楼啊!!!累死我了……”





谈子桥一脸生无可恋的扶着墙喘气




千玺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





“吃早饭了吗?”





“还没呢……我……我……算了,有水吗?”因为喘不上来气儿,说话断断续续的




“先进来吧。”千玺关上门,去给谈子桥倒水




“子桥来啦,快坐!”沙发上的女人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哎!阿姨,我来找千玺一起去学校!”本来就是个会讨人欢心的人,说话也是神采飞扬的



“恩……好,开学了……”女人像是在对他说话,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嘴里喃喃着




“过来吃早餐。”千玺从厨房里端出另一份三明治,招呼谈子桥过来




“怎么?还是老样子?”




谈子桥放轻声音,看了眼沙发上的女人,又回过头看着易烊千玺



“恩……”




千玺垂下眼,点了点头



“没事儿!有我在呢!做多少我都吃!”




不知是在鼓励自己,还是在安慰千玺,谈子桥拉开椅子坐下,沉默的吃着早餐




千玺坐在对面,不说话




沙发上的女人始终坐的很端正,从千玺扶她坐到那之后,就一直保持着这姿势,丝毫未动




客厅里陷入了令人恐慌的寂静,没人说话,只有谈子桥吃饭的声音




“还有五天……”



终于有人打破沉闷的气氛,缓缓开口,带着无尽的沧桑




谈子桥停止了动作,愣了一会儿,脑子里有根很细的弦突然就绷紧了




“千玺……”




“我想去看他……”说话的人顿了一会儿,谈子桥安静的看着他




“你陪我一起…………我怕……”好像费尽了所有力气,千玺无力的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眼角微微发红




“好。”






明明是八月的天气,周围却充斥着冰冷的空气,冷的让人窒息,没有人再开口,有些事只能留在心里,揉进骨里,伴随着永生的疼痛,一开口,只怕那些拼命想要忘记的事,就会奔涌而出,溃不成军……





开学了……














无妄 · 无期 【楔子】



你的眼里总有化不开的悲伤,像雨天的阳光,束缚你的是过往,谎言背后是死亡,我不曾想窥探你心中的迷茫,亦不愿见你眼中带泪遍体鳞伤,可事情总是兜兜转转变化无常,一眼万年终成隔岸相望,你将自己划地为牢,牢内人孤凉,牢外人彷徨,我站在地狱的边缘,你守在黑暗的人间,天各一方最是世事苍凉……


                                           ————王俊凯


故事已经开始,我又如何让它停下,每一步,每一脚,我在锋利的刀尖上跳着欢快的舞蹈,一滴血,一身伤,我在红色海洋里漫漫徜徉,黑夜叫嚣着人走茶凉,寒风撕裂了假面荒唐,我该如何书写,爱情背后的真相?谎言的花蕾,血腥又疯狂,蔓延过的地方,亡心是归乡,我把自己推向灭亡,借你一盏荒凉,眼泪划过的方向,是我欠你左心房,一场爱情的埋葬……来生你我不相见,不相欠。长路迢迢舟轻飏,一人一生换一慯…………



                                      ————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收手吧。




                                         ————谈子桥



如果还有下辈子,别来找我,放过自己……也放了…………我…………


                                          ————王俊凯


好……下辈子,我不去找你,那……你要走快点,不要等我…………

                                        ————易烊千玺



早已来不及,停止这场游戏……



你爱的人从来就不是我



                                           ————谈子桥



对,我从来就没爱过你……



我们……就这样吧……



                                            ————  一橪




我爱你




对不起……


                                       ————易烊千玺


『楔子』

傻子

请勿上升真人×3

Wink/先虐后甜

“哎!邬童!你英语这么好,给我补补呗!这次我英语要是再不及格,英语老师会杀了我的!”刚下课,被英语老师念叨了整整一节课的班小松泪眼婆娑地扑到邬童身上,拉着他左摇右晃,


“班小松!!你给我下去!”一把扯开班小松,嫌弃的拍了拍校服,“你那么笨,我可教不好你。”



“邬童~邬童~求你了~你不忍心看着我被英语老师折磨吧!你肯定不忍心!你就帮我补补吧!我包你一个月的烤肠!”


“两个月。”


“你…………哎呀!好好好!”班小松撇撇嘴,“你真会趁火打劫,要不是因为尹柯没时间,我才不找你呢!哎?尹柯呢?这才刚下课怎么就没人了?”



“呵……”邬童冷笑一声,“大哥,这都快上课了。”



班小松瞪了邬童一眼,开始找下堂课要用的书。



“报告。”上课都快十分钟了,尹柯才出现在教室门口,数学老师是个古板的老头儿,上课突然被打断,正要发脾气,一看门口站着的是自己的得意门生,摆摆手就放进来了



“学习好就是不一样啊,迟到十分钟了还能忍,要是换我估计他得骂半节课。”




“尹柯数学能考满分,名次还是全班第一,你行吗?”



“哎邬童,你说说你们两个,就只会在我跟前夸对方,有本事,当面夸去啊!”班小松一脸挑衅的表情看着邬童,对方却转过头没了下文




“切~你就是怂”



“班小松,你胆儿肥了啊?”





“切……”两个人你一来我一往的开始斗嘴,还得压着声音不让老头儿发现,真累!



“班小松!上课不听讲看邬童干什么!好看吗?!”



突然被点到名,吓得班小松瞬间弹了起来,带着还没转过弯的脑子荡气回肠的说了句:“好看!”



“哈哈哈……”



旁边的邬童气的恨不得拆了班小松这张嘴,而罪魁祸首却一脸懵逼的挠了挠头:“他们都笑什么呀邬童?”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了,老头儿又唠叨了班小松几句,离开了教室。




从他们说话开始,坐在窗边的尹柯就一字不拉的全都听了进去,压在胳膊下的书一节课都没有翻过一页,握着笔的手指微微用力,好像这样,就不会从指缝中溜走什么,就能努力抓住些什么




“尹柯,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从第二节数学课下开始,尹柯就再没有说过一句话,虽然平时也不怎么说,但直觉告诉班小松,肯定不对



“没事,别担心。”礼貌的笑容,虽然班小松总觉得这笑容下面隔着点儿什么,但每次尹柯对他这么一笑,他就会特别温暖,毕竟谁也不会跟这么迷人的笑容过不去,点点头就开始趴在桌子上补觉



目光越过班小松看向正在写作业的邬童,细碎的头发遮住了眉毛,温柔的桃花眼此时却写满了不耐烦,皱着眉头将笔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有几个同学转过来看他




“邬童,你有病啊!老子睡个觉你都要打扰!”被邬童吓了一跳的班小松睡眼朦胧的吼道,前者却没了反应



转过头来,不再看他,尹柯知道邬童从他和班小松说话开始就一直在听,眼角瞥到他握着笔却一动不动,看,尹柯总是最了解邬童的那一个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还会有另一个人更了解他




“尹柯,你先走吧,邬童还要给我补英语呢。”棒球训练结束后,班小松对收拾棒球器材的尹柯说




拿着球棒的手一顿,不着痕迹的挂了上去,“好,再见”



看了眼邬童,对方也正在看自己,那样温柔的眸子会让他产生错觉,只是一瞬,就收回了目光,拉了拉书包带子,转身走出了器材室



“哎邬童,你有没有觉得今天尹柯怪怪的啊?他今天就对我说了两句话耶!还有他今天看起来无精打采的,课间的时候沙婉去请教他数学题他竟然说不会!你说是不是特别怪?!”




“他怪不怪关我什么事啊?!还补不补了!”莫名的心烦,在听到班小松说沙婉去找他的时候



“哎你发什么火啊!”班小松抓起地上的书包就去追走远了的邬童



下了公交之后,才发现外面开始下雨了,没有带伞,无奈的迈开步子走到雨幕中去,校服很快被雨水打湿,尹柯突然记起,初中的时候,他和邬童冷战,具体因为什么记不清了,只知道那是除了后来那件事之外他们闹的最厉害的一次,



那几天尹柯和邬童就像行走的干冰,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冷”,棒球队里的几个兄弟开口劝过,结果被邬童一记眼风扫过去就全军覆没了,没人再敢去管他两,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再说过,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俩家伙感情是真破裂了的时候,就被邬童邬大爷给啪啪打脸了



不知道是谁把尹柯重感冒在食堂门口晕倒的事告诉邬童的,据说当时邬童听完后一句话都没说扔下整个棒球队撒腿就往医务室跑,那速度,虽然不能和刘翔比,但也差不多,棒球队的兄弟们表示,这俩人不是说破裂了么?




尹柯还记得当时邬童喘着大气出现在医务室情景,他一直都觉得那时候的邬童特别的帅,谁知道前一秒还在犯花痴的某人后一秒就被骂得狗血淋头,邬童当时就站在床边,指着尹柯骂他不好好照顾自己,得个感冒还晕倒,怎么不直接死在食堂门口算了,尹柯还在病中,被邬童这么一骂也来了气,俩人在医务室里吵个没完,最后我们的邬大爷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颗糖剥开糖纸就直接塞到了尹柯嘴里,邬童说,吃了我的糖就不许再和我吵架了。理直气壮的像一个三岁的孩子,尹柯笑了,他那次之所以生病是因为快到邬童生日了,俩人虽然还在吵架但邬童过生日尹柯可不能含糊,逛了一天什么都没买到还淋了一场大雨,结果就是尹柯第二天晕倒了,却意外的和邬童和好了




回忆总是会在每一个潮湿敏感的缝隙里疯狂蔓延,直到占据整个空间,尹柯拉了拉书包,到家了



“早啊!尹柯!”



“早。”脑袋昏昏沉沉的,昨天淋了雨结果今天就感冒了,也真是够倒霉的



“你生病啦?怎么脸色这么难看?”班小松一脸担忧的看着尹柯,



“没事,感冒而已,”尹柯放下书包掏出书开始早读,陶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班小松不再说什么开始读书,左手边的人却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尹柯生病了。



“呼!我的天,最后一节英语课可终于熬过去了,太不容易了,累死松哥我了!”班小松一下课就趴在桌子上做垂死状,讲了一节课英语卷子有半节课老师就在批评班小松英语不及格这事儿弄得班小松是身心俱疲




“走!去吃饭!”上一秒还半死不活的人这一秒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邬童放下手中一直转着的笔,站起身越过班小松径直走向趴在桌子上的那个人,敲了敲桌角,那人才睁开一双迷离的眼睛



“走啦,去吃饭了。”



“我不想吃,你们去吧。”



“不行!你早餐都没吃中午饭必须吃!”



身体一僵,原来他还记得自己只要一生病就不想吃饭这件事儿,尹柯愣了一会儿



“邬童你怎么知道尹柯没吃早餐啊?”班小松趁尹柯发呆的时候提出疑惑



“走吧。”尹柯无奈的站起来。



邬童没有说话,拉着班小松走出了教室



“小松,邬童……”



“怎么了?”食堂里人很多,三个人坐在窗边的桌子上吃饭,听到尹柯叫自己,两个人都看向他,以为是哪里不舒服



“那个…………我,……”难以启齿的样子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我……我要出国了……”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他们的眼睛,怕在他们的眼里看见不舍,更怕在他的眼里看见怒火



“什么?!”班小松一句轻吼“你要出国了?为什么?”



紧紧攥着筷子不说话



“什么时候”冷漠而又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那个人,终于要又一次弃他而去了



“下……下个星期……”




“尹柯,你好样的。”因为努力的在控制怒火,握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猛地将筷子摔在桌上转身就走,和一年前一样,一样的原因,一样的话,只是这次,那人要去的是大洋彼岸,是一个再也没有他邬童的地方,这一次,他可能再也找不到他了。




“尹柯……”班小松颤颤巍巍的开口,邬童发脾气他见过很多次,却从来没有哪一次是像现在这样,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他想安慰面前这个一直紧抿着双唇不说话的人,这样的尹柯,他从没见过,




“小松……邬童他……不会原谅我了……”一开口掉落了满地的悲伤,声音哽咽的不行,他……不会再原谅我了,我需要再等多少年……才能让我们再次熟悉……





“尹柯……你……是不是喜欢邬童?”




吵吵嚷嚷的食堂里,窗边的两个少年安静的坐着,谁也没有再说话,风吹进来,带走了问题的答案,没有人去追,因为再也追不到






班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也没人敢说话,小心翼翼的都怕成为邬童大爷撒气的垃圾桶,中午邬童从外面回来,发了好大的火,浑身乌云笼罩着没人敢靠近,吓得别人大气都不敢出



尹柯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感冒了脑子昏昏沉沉的,手放在胃部轻轻揉着,早上没有吃早餐,中午就吃了两口,这时候胃又开始疼了,皱着眉头一动不动




“尹柯你没事吧?要不去医务室休息会儿?”班小松看尹柯难受的样子,顾不得身旁邬童的低气压,开口劝道




“不用了,我趴会儿就好。”有气无力的说




“不行,你……”



“班小松,人都说了不去了,你就别再多管闲事了”一副挑逗的语气,脸上满是不屑



“邬童你发什么神经啊?!没看到尹柯都那样了吗?”



“呵……那是他自作自受,关我屁事”



“你!”班小松一时气结,竟找不出话来骂他



尹柯双手撑住桌子站了起来,后背起了一层冷汗,“对,不关你事儿。”胃里好像有根绳子在扯,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听见那个人说‘关我屁事’,胃好像更疼了



冲着他弯起嘴角,梨涡尽显,却挡不住心里蔓延的凉意,眼中藏满了苦涩,走出教室的一刹那,眼泪就落在地上碎成了花




视线模糊,意识开始涣散,在世界颠倒之前倒了下去,好像听到他在叫自己名字,是错觉吧




尹柯对着自己的那一笑,扯得心脏生疼,想着他刚才难受的样子,突然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说那些话来刺激他,烦躁的踢了下桌子就往外走,却没想到刚出教室就看到尹柯倒在了走廊里,火速地冲向他,抱起人就往医务室赶,怀里的人微微皱着眉头,额头上一层细密的汗珠,看着他邬童就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




“没多大事儿,让他多注意休息,按时吃饭,你在这儿陪他吧。”



“谢谢老师”



邬童看着睡在床上的人,脸色苍白,一副无害的模样让人心疼,想到他就要离开自己,就好像有人拿刀在剜自己的心,疼




拉过他的手攥在自己手里,紧紧的握着,不想让他离开,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尹柯醒来的时候都快放学了,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拉着,偏头就看见邬童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趴在床边睡着了,长长的睫毛扫过手背,尹柯动了动,睡着的人立马惊醒了



“唔……你醒了?胃还疼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去给你叫医生”


“邬童”伸手拉住那人的袖子



“嗯?怎么了?”



“对不起”



“…………”




“对不起,我……我也不想…………可是…………”哽咽的不成样子,“我…………我们……能不能不吵架……我不想这样…………你不理我……我特别难受,邬童……对不起,对不起”



有太多太多话想对你说,可到头来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一遍一遍的重复对不起,怕你生气,怕你恨我,害怕很多,最害怕的,就是你不在乎我



“放手。”




“邬童……”




“放开。”不掺杂一丝情感的声音,让人害怕




缓缓松开拉着的袖子,低着头眼泪就肆无忌惮的掉落在白色被单上,晕染了一片,下一秒下巴就被勾起,嘴唇触上一片温软,还有一抹淡淡的草莓味,睁大了眼睛,近在咫尺的是邬童多情的桃花眼,温柔的仿佛能溢出水来,尹柯愣住了,



邬童松开他,看他呆呆傻傻的表情可爱的紧,伸手捏了捏尹柯的脸说:“喂!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人了”霸道的样子。



"邬邬童,你……”紧张的有点语无伦次



“傻子,接吻要闭着眼睛啊”



“啊?”



“傻子~”重新覆上那人的嘴唇,描绘着他的唇形,伸手把人楼进怀里,感受到他微微的颤抖,吻的更加动情,舌头不安分的探了进去,寻觅着他每一寸的柔软,尹柯伸手勾住邬童的脖子,一点点回应着,直到两个人快呼吸不过来,邬童才缓缓松开尹柯,怀里的人红着耳朵靠在他肩头喘气,搂着他的脖子没有松开



“一定要去吗?”



“我…………”难以开口



“我等你”


“邬童”


“嗯?”



“我喜欢你”




“可我不喜欢你怎么办?”




心猛地一沉,"我………………”





“我不喜欢你,我爱你”


“傻子~”